水陌如初-玄清酱

新人文手玄清酱,也可以叫我猫糖。
狮子座小清新,没脾气,不开车

(凹凸世界)不夜城(短篇)

    凹凸市的夜晚永远是灯红酒绿的。

 

    一个醉汉握着一个酒瓶,脸上泛着红晕,眼睛已经迷离,摇摇晃晃地走出酒馆。原本整洁的西装已经凌乱,甚至多了点she 情的味道。


    他有些不耐烦的正了正领带,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向一条小巷走去。


    酒精的迷醉作用让他的注意力也开始迟缓,被一颗小石子绊倒后,他骂骂咧咧的抬起头来,一个女性的身影慢慢被放大。


     他看呆了,直到看到了她手中漆黑的枪。


     黑发女人自信又不失戏虐的笑着,枪瞄准了他的眉心。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安可洛薇森


请.........


        多多指教……”


        枪声划破天际,宣告着一个故事的结束。


      

【凹凸世界 安雷】你是我的眼

盲人雷x普通人安
再加个导盲犬安迷修
文笔渣
ooc
因为雷总变盲人了吗就写的温柔点
注意避雷
若能接受,看文

————————————————

雷狮的眼睛看不见了。

他在梦中找到了一双清澈的碧绿的眼睛,却跌入了万丈深渊。

他走遍了每一家导盲犬中心,终于找到了那双眼睛。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是一只淡黄色的拉布拉多,他叫安迷修。

安迷修成为了雷狮的眼睛。

视力离去的同时还带走了他霸道的性格,他甚至能心平气和的抚摸安迷修,为他梳毛。

雷狮遇到了安迷修。

一个绿色眼睛,棕色头发的温柔男子,把他带离了深渊。他有好几次都看到安迷修抚摸着安迷修,但都转瞬即逝。

后来,安迷修离开了雷狮。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也许是不想雷狮伤心吧。

虽然雷狮看不见了,但还是每次都会刻意错过那个地方。

过路的人们再也没有看到那个棕色头发,对人总是彬彬有礼的男孩。

但雷狮却总是能捕捉到他的身影。

像那只导盲犬一样。

直到有一天,雷狮忽然又能看见了。他看到摆在桌上的黑白照片。

泪珠滑落,随即又坠入黑暗。
















嗯……我要上学了,今后应该是很少更了吧

【凹凸世界 卡埃】花吐症

文笔渣。
ooc。
本人客串。
十分沙雕。
若能接受,看文

——————————————
“咳咳。”蓝色的花瓣从口中泄出,滑落在白皙的手掌。埃米抹了抹嘴,呆呆的看着手中带着丝丝血腥味的花瓣。

听说一个人暗恋一个人,积爱成疾,才会吐出花瓣,花瓣的颜色是你暗恋之人眼睛的颜色。若是没有得到他的吻,便会死去。

蓝色吗?大海的颜色,星空的颜色,他……的颜色……

金?自己跟他虽然关系不错,但是也没有喜欢这样的感情吧。

卡米尔?海盗?怎么可能……

埃米摇了摇头,把两个人从脑袋里驱赶出去。随后往床上一躺,闭上了眼睛。

眼前全是那双蓝眼睛。清澈而又深邃。

卡米尔的情况比埃米严重的多。

一朵朵蓝色的矢车菊落在摊开的书上,一滴滴妖艳的血绽开一朵朵花,模糊了字,刺痛了纸,伤害了眼。

卡米尔缓了一口气,用小叉子叉起一块芒果蛋糕,缓缓的送到嘴里。腥甜和果香在口腔中交织,融化。

依然是触目惊心的红。

卡米尔只感觉力气一点点流逝,再不去就没机会了。

埃米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卡米尔消瘦的脸,虚弱的样子和,蓝色的……眼睛

卡米尔艰难的对他笑了笑,倒在了埃米怀里。

这一刻埃米明白了,他喜欢的,永远都是卡米尔。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是什么样子,他永远永远,只可以吐出他的蓝色。

埃米抱住卡米尔,不顾一切的吻了上去,泪如雨下。

【凹凸世界 安雷】之后

本文为凹凸大赛结束后,雷总回到雷王星后发生的事
有原女,出场不多,但是是凑合安雷的关键人物之一
文笔渣。
ooc。
若能接受看文

————————————————
夜晚,微风徐徐吹过雷王星雄伟的宫殿,让这人人勾心斗角的地方得到片刻的安宁。天上的星星不多不少,闪耀着银色的光辉。

雷狮独自待在卧室里,夜光从玻璃窗子里溜进,更加增添了一份寂寥。

高跟鞋发出的闷响沿着青石板路渐渐靠近,随后又在门口停下,木门打开的“吱呀”声穿进他的耳朵里。

“没想到三公主也有兴趣在宵禁的时候偷偷溜出来?”
站在门外的三公主踩着粗跟鞋穿过了卧室,径直走到花园,毫不见外的在雷狮对面坐了下来。
“怎么,还是会想起凹凸大赛?”散漫的声音从三公主口中泄出,她的声音从小带着点妩媚。雷狮清哼了一声,轻蔑的看着她,没有回答。她倒是摸清了自家弟弟的脾气,也没生气,自顾自的叫来奴仆,要了一杯酒,端在手中摇晃着。
“还是在想那个叫安迷修的人。”好好的疑问句却变成的陈述句,表示肯定。
“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
三公主轻呡了一口高脚杯里的香槟,冰块摇晃的声音格外清脆。过了半晌,才缓缓回答道:“先苦后甜。”
随后放下酒杯,转身离去。
“明天国会省亲,自己注意点。”

雷王星礼堂,各种形形色色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寻找着自己的伴侣。雷狮穿着皇子服匆匆赶来,穿越在人山人海间,帅气的脸吸引了不少目光。

三公主身着华丽而制作繁琐的洛丽塔,白皙的手臂挽着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她轻轻一笑:“给殿下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三皇子雷狮。”

清澈的祖母绿眼眸瞬间愣住了,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紫色星辰。她放开了他,顺势一推,让他与雷狮靠的无比近。她在他耳边轻轻说,温热的气息扑在发红的耳尖——

我弟弟,就交给你了。

【凹凸世界 嘉瑞】重生(连载)完结篇

文笔渣。
ooc。
有刀。
接受看文。

————————————
第三次重生。

格瑞难得的坐在家里,安静的撑着头发呆。

带着微微寒意的风从窗口闯入,吹起格瑞银白的头发。下午三四点钟的阳光很和煦,带着暖意,给格瑞渡上一层金边。显得格瑞很温柔,很唯美。

可惜这份安宁很短暂。

催命似的电话响起,把静谧的时光撕开一个口子。格瑞接起电话,尚未开口,就传来凶狠的声音——
金被绑架了。

格瑞不敢犹豫,抓起钥匙就冲出门外。

嘉德罗斯紧跟上去。

金被五花大绑再一根囚牢的柱子上,嘴巴被一块胡乱团成得布料塞着。身边几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武器守在旁边。

这时,囚笼推开,里面走出个小个子男人,手里举着枪,毫不犹豫地给格瑞开了一枪。

嘉德罗斯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

子弹高速旋转,穿过他肉体的感觉就像是穿过一团幻影一样容易。伤口过了几秒才开始蔓延疼痛,旁边的部分甚至能感觉出现了裂痕。

金和格瑞相安无事。

嘉德罗斯没有再出现在格瑞身边。一是因为他不想再失去格瑞,二是因为这样的日子又能持续多久呢。

【凹凸世界 安雷】沙雕段子

本篇是由几个小段子组成的,与坐飞机有关,灵感来源生活。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①安检为什么不能过液体

“雷狮,安检好像不能过液体。”安迷修尴尬的看着雷狮所带着的几瓶啤酒,面露难色。可雷狮却只是挑了挑眉,显然没有放在心上。

“您好,飞机上不能带液体,您要么喝掉,要么倒掉。”

那天雷狮在飞机上睡了八个小时。

②导体与绝缘体

好不容易解决了啤酒的问题,下一个安检人员又拦住了他。

“您不能上飞机。”

“为什么?”雷狮和安迷修一脸懵逼。

“您是导电体,会吸引雷电,怕是会影响飞机行驶的安全。”

安检人员又看了看安迷修——
因为您身后得客人是绝缘体,所以您可以上飞机了。

③意念暖宝宝
飞机的冷气开的很足,像不要钱似的。安迷修冻的有点发慌,于是想起了金以前跟自己讲的偏方——冷的时候呢,你就用意念把身体的热量往冷的地方引,就不冷了。

安迷修觉得很有道理,就告诉了雷狮。

雷狮白了他一眼,闭上眼睛睡觉去了。

过了一会,飞机上突然一阵颠簸,贼刺激得那种。

安迷修对雷狮说:“你意念用的也不用这么强吧。”

————————————————
这几个段子码的我自己都觉得很沙雕,但这是我今天真实发生的,当时觉得很搞笑,但是现在嘛……凑活着看吧

【凹凸世界 卡埃 安雷 嘉瑞 (有原女)】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本篇为迟来的七夕贺文。
原女为单身狗。
ooc。
文笔渣。
若能接受,请看文。
——————————————
七夕是个神奇的节日。

琳诺一出门就感觉到了。

空气中弥漫这恋爱的酸臭味儿。

粉色泡泡像不要钱似的。

单身狗请注意,爱护生命,远离狗粮。

琳诺加快了脚步,如今物价飞涨,可七夕的价格就是少得可怜。

可是路过了大桥街,就看见一个带着头巾眼神炫酷拽的男生对一个棕色头发眼神温柔得溢出水来的男生单膝下跪,手上端着的钻石戒指blingbling的可闪了。

“安迷修……”

琳诺没有再听下去,毕竟谁都知道接下来会说啥。

谁知,被称作“安迷修”的男人揉了揉不良少年的头发,掏出一个小盒子,笑着说: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

吃瓜群众就位。

诶,这不是我同学吗?!

md没眼看。

琳诺的眼睛受到一万点伤害。

接着往前走,收到埃米的一条信息:帮我带几个芒果,谢谢啦~

好的,毕竟是可爱的小弟弟的请求。

收起手机,路过咖啡馆,绿帽子小学生拿起小勺子,挖起一点芒果蛋糕就往埃米嘴里送。

氧化钙埃米你芒果是给卡米尔的吧!

好不容易走到了商场,巨大的架子上摆满了一折两折的大袋促销狗粮。

琳诺愣了一下,拿了一袋猫粮。

你存心跟我作对是吧。

突然,嘉德罗斯打电话让她把上次借的围巾送过来。

打开门就看见格瑞在沙发上睡着了,嘉德罗斯接过围巾就盖在格瑞身上,一脸宠溺。

这个七夕节还是呆在家吧。

【凹凸世界 嘉瑞】重生(连载)

文笔渣。
ooc。
有刀。
若能接受,看文吧。

————————————————
第二次重生。

还是熟悉的地方,但第一次重生的不适感已经好些了。嘉德罗斯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没有再找到的任何有含酒精的东西后松了口气,原来自己的警告还是奏效的。

格瑞还没回来,屋子里显得很冷清,冬天里的寒冷似乎就把空气冻住了。

卧室跟以前一样干净,干净的像没人住过,但桌子上杂乱摆放的照片和信件好歹有了一丝生活过的痕迹。

每张照片的边缘都或多或少带着一点灰尘,凝固的时光开始流淌。

嘉德罗斯百年不掉的眼泪冲破了防线,地上的水渍咸咸的,很苦。

照片后面是他的字迹。高中时期的字迹往往很潦草,可照片上却少有的公整起来。

因为那可是给格瑞的啊……

时钟敲响,钟摆摇晃,黄昏再次到来。按理说格瑞这时应该已经到家了,嘉德罗斯感到一阵不安,随即下了楼。

作为残影的速度真的很快,不大会儿,酒捕捉到格瑞的身影,在那条与他阴阳相隔的马路上。

格瑞有些恍惚,一天都坐在办公室里这件事让他刚站起来时感到眼前一片模糊,头脑也短暂的昏花了。也许是想到凉风可能会让自己清醒一点,他立马下了楼。

眼前的这条马路让他心中泛起惆怅,晃了晃脑袋想把这种感觉甩出去。

…………

许久,冰冷的空气中传来声音,它似乎也被冻住了——
车底出现血迹,但未发现伤者……

嘉德罗斯再一次拯救了他。

【凹凸世界 卡埃(猫化)】您的布丁奶茶到货啦

文笔渣。
卡米尔猫化。
ooc。
若能接受看文

————————————
“叮咚~”
“您的布丁奶茶到货啦,请签收。”
埃米放下手机,对着正在看直播的粉丝们说了声抱歉,就起身去开门。门外放着一个大箱子,沉甸甸的,搬得埃米有些喘不过气来。

三下两下打开箱子,里面的布丁奶茶让埃米满意的笑了笑,但却又传出几声奶声奶气的猫叫声。

果然。

箱子的正中间有一个小箱子。上下左右都摆着奶茶。里面装着两只小猫。一只小橘猫,一只狸花猫。

奇怪的是,这两只小猫一只戴着一顶小小的绿色帽子,另一只则戴着小小的红围巾。

埃米家有了两只猫,一只叫布丁,一只叫奶茶。

两只小猫很高冷,不喜欢别人碰他,有时候连叫也不喜欢。没事就会赖在书房里。有一次埃米竟看到他们合作拿下了一本书,还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可这样高冷的小猫禁不住甜食的诱惑,这点让埃米屡试不爽。

“叮咚~您的布丁奶茶到货啦~”

埃米开了门,迎来一箱奶茶和两只小猫的拥抱。可是扑上来的小猫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青年,眼睛如大海般清澈,压在埃米身上。

“怎么样,布丁奶茶好喝吗?”

【凹凸世界 嘉瑞】重生(连载)

这个跟上一篇文文是连载的(怪我没说)
文笔渣,ooc没有那就不是个真文渣。
有刀。
没事看文。

——————————————————————————
【第一次重生】

嘉德罗斯费力的睁开眼,酿跄的站了起来。虽然看不见,但他还是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像是投影出来的身体晃了一下,眼前是熟悉的场景。

回来了。

虽然只是几个小时不见,但他对格瑞的想念已经是刻骨铭心了。

格瑞还没回来,屋子里不免的有了几分冷清。家里的一切还是照旧,在黄昏的阳光下显得有些虚幻。像是破碎的泛黄照片。

他看着桌上摆着的黑白相片和红蜡烛,心里挺不是滋味。

这时,肚子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毕竟是人啊,只是人家看不见而已。

于是嘉德罗斯随手拿了一瓶桌上的牛奶就打开喝了起来。

谁知,格瑞进门了。

嘉德罗斯以自己平生最快的手速把牛奶放在桌上,可惜几滴牛奶从嘴角泻出,掉在了地板上。

这算——牛奶出卖了他吗?

格瑞看着桌上打开的牛奶,皱了皱眉。

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拿拖把把嘉德罗斯滴下的牛奶擦干净。

嘉德罗斯看清了他放在桌子上的东西。

一瓶白酒。

脑袋里瞬间被愤怒和悲伤填满。格瑞从来不喝酒。

格瑞,我也不想离开你啊……

无奈的泪水滑落,味道像格瑞喝的白酒一样辛辣,却透露着苦涩。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上次体检的时候,医生告诉嘉德罗斯,格瑞对酒精过敏。因为格瑞平时不喝酒,他也就写了张便条夹在格瑞的文件里。估计他也没看到。

那么说——他在找死。

嘉德罗斯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夺走了酒瓶。

随后,他感觉身体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能感觉到自己影像般的身体一点一点化为浮尘。他大吼一声——格瑞,不要堕落下去了……

最后几个字也像他一样消失了。

因为你在世间,我才回来找你。若你也像我一样,我会把你狠狠地推下去。